《TBSN专讯》修行人的心中只有感恩 不能有怨恨

德辉上师,各位上师、教授师、法师、各位同门,大家晚安。 (众鼓掌)

今天中午,我在禅定的时候,突然之间,瑶池金母大天尊跟我指示,祂说是母亲节,那你应该回到西雅图雷藏寺拜一拜你的母亲。我就跟师母讲,六点到西雅图雷藏寺大饭店吃饭,八点我们参加同修,就这样子来了。我感恩瑶池金母大天尊,我把祂看成是我的母亲一样。 (众鼓掌)所以在母亲节的时候,我来礼拜瑶池金母大天尊,这是一种感恩;同时我也礼拜我自己的生母,因为这也是要感恩的。我这一生当中,从一开始就是礼敬瑶池金母,一直到现在。所以我礼敬瑶池金母,也礼敬自己的父母。我们学佛的人,在根本上就是要礼敬、恭敬、奉事我们自己本身的父母。然后,我要感谢天、地,天罩着我们,地承载我们,这是天地的恩,所以我讲我的福份,我在地上的一切所有,是天跟地给我的,所以我们要感谢天跟地。第三个我要感谢的,也要感恩的,就是大家,也就是所有众生的恩惠。今天我能够那样子说法开示,能够很安静的隐居闭关将近六年,没有所有弟子、众生的供养,我如何能够隐居六年?我本来也是想说五十七岁就可以了,就要离开娑婆世界,但是因为众生,所有的弟子到处法会都在祈求,请师尊常住世间,不入涅槃,永住世间,早日出关,所以就不走了。 (众鼓掌)

所以一想起来五十七岁,五十八,五十九,六十,六十一,六十二,哇,已经多活了五年。我觉得众生的恩惠不可思议,是所有弟子给予我的,我本人反而觉得非常惭愧,不能给众生圆满他们的愿。

不过说起来,我们分别近六年,时光虽不长,但也不短,这也是一种师母刚讲的,彼此的一种想念。我们晓得,人生不是很长久,活在这个世界上像做梦一样。当我回到真佛密苑,我是将近六年未进密苑,我一进去,觉得像做梦一样,根本所有的东西都很陌生;回到自己以前的房间,觉得很陌生;回到坛城,到哪一个房间,完全都变了。人生很短暂,我常这样想,我隐居是五十几岁,本来想隐居十年。但是按照吐登达尔吉上师跟我讲:「你还是隐居好,想出来就出来看看弟子,你还是隐居比较好。」他临终告诉我的是,要我隐居,我觉得隐居时天地很宽,心胸很宽,岁月很宽,我几乎把所有的东西都忘了,全部忘了,当然有时候心里会浮现过去的种种,但是那也不过是一个闪光而已。

我们能相聚在一起的人生有多久?我现在六十几,有几个同学都走了;七十几岁的时候,也会走一批人;我是这样子听说的,活到八十几岁的时候,每个月都会走几个人的;到了九十几岁的时候,我听说是早上走一个,下午走一个;到了一百岁的时候,你的朋友跟同学全部不在,你自己已变成老妖怪了。一百岁叫人瑞,很不得了。一百岁以上根本很孤单。

师尊现在六十几岁,我们能够相聚多久?所以我们分别虽然近六年,师尊的想念仍在,很长,你们的想念仍在,很长。但时光只是一刹那,一眨眼,五十几岁变六十几岁,六十几岁变七十几岁。我这次是奉瑶池金母的「命令」到西雅图雷藏寺来看大家。所以要感谢三个恩:「瑶池金母的恩」,「天地的恩」,另外就是「众生的恩」。

我都只有感恩,没有怨。我们修行人心中不能有所怨恨,这一点最重要。你只要有怨恨,就一定要轮回。我常讲于仙讲的话,我记得很清楚,她有一句名言:「遇到仇人就结婚」,(师尊笑,众笑)其实没那么严重,因为有的是来报恩,他承事你,服事你,对你很恭敬,那是来报恩;另外有些我们不用再讲了,所谓相敬如「冰」,「冰块」的「冰」,这还是好的,彼此之间互相吹冷空气,形同陌路,同在一个屋檐底下,形同陌路。相敬如「兵」,「士兵」的「兵」,天天打战,那就完蛋了。很好,于仙讲得对,「遇到仇人就结婚」,那怎么办?要分开时干脆来这里出家。 (众鼓掌)是福,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既然是祸,为什么不转成福呢?你就来出家,过一天清净无烦恼仇恨的日子,就是真正的出家。

修行人心中不要有怨恨,只有感恩,纵然是不好的人对待你,是使你更成就的因缘;不好的人对待你,使你能够更有成就,更超越。所以要感恩对你不好的人,因为他使你出家,好得很,那是幸福,往天上走的路。所以行者都是超越的。我隐居六年,讲过一句话:「活一天,感恩一天;活一天,快乐一天;活一天,修行一天。」我时间没有空过。我坦白跟大家讲,这六年时光,如果有一天,卢师尊没有修行,没有念经持咒念佛,我就是「驴」。我讲过,我在台湾讲过,「卢」可以给你倒写。以前武侠小说有洪七公,我现在是卢八公,洪七公已经走了,他是丐帮帮主,我也是丐帮帮主,我是卢八公。 (师尊笑)

我每天练功夫,每天修气,每天念佛,每天持咒,(众鼓掌)这样生命不会白过。我心中没有恨,没有怨,一丝一毫都没有。只是有时候,师母刺激我,(师尊笑)不过一闪就过去,她的好处、优点很多,我还要感恩她。只是有时候她给你刺激,我实在不想活了,但一闪就过去了。她的优点很多,她的饭菜煮得很好,是很难得比的,优点很多,她也是帮忙师尊最多的。

所以,我要感恩师母,我要感恩所有同门,所有上师、教授师、法师、讲师、助教。在我隐居中,我们的宗务一直在发展,所以真佛密苑决定不收租金,(师尊笑)而且我还要付管理费,他们帮我管理那么多年,还帮我修屋顶,是整个重新做过。是师母出的钱?还是他们出的钱? (师尊笑,众笑)是师母出的钱?还是庙出的钱? (师母回答:「是师尊的钱。」)啊!是我出的钱! ? (众爆笑)但我的私房钱并没有短少! (众笑)

我觉得我们相处很有缘,大家在一起很有缘,我们学佛最重要的一点,不能有怨,只有恩。我们人站立在天地之间,能够活下来很不简单。所以师尊的财富,大福金刚是天给予的,是众生给的,是大家给的,我们修行就要修这一点。所以今天你跟我如果有什么前嫌,有怨恨,跟师尊有抱怨,希望大家原谅。我心中坦然,心胸开放。坦白说,我能够活着,是众生给我的恩,我还求什么?我希望大家也一样,同样得到天的福份,上天给我们的福份。 (众鼓掌)愿我们的每一个家庭都很圆满,我们每一个人的智慧都在增长,每一个人的愿望都能够圆满达成。

等一下我给大家灌顶,大家想说台湾的灌顶,台湾是灌顶「马上有钱」,(众鼓掌)是一匹马在那里,你在上面给它摆铜钱,马上有钱,这个灌顶大家都喜欢。但这是世间的福份,大家假如能够拥有世间的福份,能够安下心来好好修天上的福份。天上的福份是什么?就是我们能够寻找到原来清净光明的佛性,也就是身清净、口清净、意念清净,然后发现本来就清净的佛性,你就能够回到天上去。

人间的福份很短暂。师尊有天上的福份,有,但不是永远有,只是暂时有,天上的福份才是永远有。 (众鼓掌)如果不修出清净的心,不把你的慈悲喜舍拿出来,你就不会有天上的福份,你心里只要还有怨,有恨,那一定又要轮回。所以先告诉大家,修行人把心胸放开,把你的一些怨转为敬爱;我也加持大家,身体有病的,赶快解除你身体的病痛。 (众鼓掌)有了健康的身体,才能够好好的持咒、念佛,好好的修你的气、脉、明点。

今天是我相隔将近六年,第一次回到西雅图雷藏寺,我很坦白跟大家讲,在这六年当中,佳蓉走了,我不能哭,我已习惯于不哭了,不要哭。坦白说,(师尊哽咽)我见了她,也接引了她。 (众鼓掌)还有淑珒走了,我也见了她,也接引了她。 (众鼓掌)她们都是比较年轻的,但是淑珒她跟佳蓉不一样,佳蓉说我往生,她就走了,就往生了;淑珒不同,淑珒说:「我还要再来」,这是不同。另外,还有郑裕信上师,赖锡慈先生,还有很多位,都在这六年当中走了,我都是把他们交在阿弥陀佛的手上。交得上去的,阿弥陀佛的手就接走了;交不上去的,阿弥陀佛的手抓住他,但他从祂的手缝中又跑掉。也有没上去的,我不能讲说每个人通通都接引,也有几个我交上去,我交到阿弥陀佛的手上,阿弥陀佛的手抓不住他,又走掉了。

我希望我们大家珍惜这样短暂的因缘,在这个人间相处的这些缘,好好真正的实修,好好每个人有成就。等一下给大家加持,家庭圆满,身体健康,智慧增长,福份增长,一切不好的,能够离开大家的身,大家都非常的圆满吉祥。嗡嘛呢呗咪吽。

<师尊莲生活佛2006年5月13日西雅图母亲节同修开示>

Posted in TB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