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的真实面

 

 

恭录自莲生活佛师尊文集第146册_虚空中的孤鸟

人的真实面

有一天的下午,我坐在客厅的沙发,突然之间打了一个盹,蒙胧之中看见,客厅的大门门缝闪入一只黑色的长长的动物,原来是一条小黑蛇,它一进屋,就在门口游来游去,口中舌头吞吐。

我骇然惊醒。

接着,有人按门铃,进门的是我的一位男弟子,他非常渴望的,在真佛宗内有一个名份。

他对我说:

「尊敬的师佛,请您用您的智慧之眼观察我,我会戮力的光大真佛宗,我会自度度他,真实的实修,努力度化众生,来分担您的重担。 」

我说:

「您说得很好。然而我曾经在弘法的路途上,非常艰苦的跋涉,我们宗派有很多上师,但仍然有障碍圣道的,我的上师却把我绊得一个跌跤,又一个跌跤。」

他说:

「师佛,我不会,我可以发誓。」

「如何发誓?」

「师佛说什么,我就做什么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」

「不必如此,您在坛城及根本上师面前,发愿吧!」

他点香发愿:

「我发下重誓,如果不遵守誓言,下金刚地狱,永不超生。」

我听了动容。

他跪在我及坛城面前说:

「我将我自己奉献给真佛宗,护持真佛宗,护持根本上师莲生活佛,我将上求佛果,下度众生,明心见性,自主生死,广度众生,全力以赴,我的真心永远不变,永远祈求师佛的加持,直达佛地,如果违背誓言,下金刚地狱,永不超生。」

我说:

「誓愿有誓昧三昧耶神守护,愿无虚发!」

「是无虚发。」

「一定?」

「一定。」他的脸,非常的坚毅。

「金刚上师是不退转灌顶,知道吗?」

「知道。」

我给了他五佛严顶灌,金刚铃、金刚杵、金刚瓶、金刚舍利、金刚宝冠。

给他金刚上师灌顶。

后来。

我发觉自己的心始终太软,往往被人的甜言蜜语所迷醉,我相信这个人自信的外表,把他当成真佛宗的中坚。接着,很可怕的是,他已把师佛当成敌人,我相信的人,欲将我推下悬崖,他的戮力以赴,是把根本上师害死,他对于以往的誓言,根本无动于衷!

我静下心来想想──

表象的人间世界实在令人迷惑,这个人明明告诉我,我用自己的耳朵听到的誓言。

怎么会变呢?

怎么会一百八十度的歪曲呢?

告诉我吧!

我该怎么办?

要观察一个人的真实面,并非在他的表象,而是内蕴,口中的甜蜜是不对的,而是在它的内心。

我的眼睛里的他,只是他的皮及他的口,无非是一团迷雾。

而我忘了,他的真实面,是一条小黑蛇。

然而,我又回头想一想,在这世界上,何处能够找寻到「心口合一」的人呢?

莲生活佛卢胜彦联络处:
Sheng-yen Lu
17102 NE 40th CT.
Redmond, WA. 98052
U.S.A.

爱的伤痕

一名作家曾经如此的写:

有一对年轻的情侣,经过了轰轰烈烈,柔情蜜意的恋爱之后,因为时空的阻隔,各分东西。

时间经过五十年。

男的七十岁。

女的六十多。

男的在无意中,得知女的住址及电话,于是勾起了多年埋葬在心里如痴如醉的往事。

他们电话联络,谈起了昔日经常说的话是:

「我是你的。」

「你是我的。」

电话中,仍然柔软的声音,带给幻想中昔日的爱的城堡。

他她互约见面,地点是五十年前,公园里的一张石椅,那是他们不见不散的老地方。

到了约会的那一天,男的故意提早到,为了给女的惊喜,他先躲在一棵大树后。

渐渐的,渐渐的,时间接近了。

他知道,她很守时,至今习惯不改。

他心中想着五十年前的倩影,清汤挂面的学生头,清清秀秀的脸,会说话的大眼睛,小鸟依人的身材,清新的衣裳,他天天想用柔软的羽翼去卫护她。

远远的,她终于来了。

他看见她时,大大的惊骇。

一个驼着背的老妇人,蹒跚的扶着拐杖走来。

一头银丝。

穿藏青色的上装,下着黑裤。包着一付浮肿的躯体。

脸上布满了鸡皮绉纹。 ……

男的不忍再看下去,他即刻转身,很迅速的离去,抛弃了手中的鲜花。

他轻易的被梦幻击碎。

男的说:「他实在无法面对她那满口的黄牙。」

最后这位作家问读者,到底爱是什么?

到底「爱是什么?」

我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,我知道,在这世界上,最难讲得清楚明白的,恐怕就是爱了。

我承认,我年轻时,有很多很多的爱,而很多很多的爱,有很多很多的春风得意,也一样很多很多的伤痕。我笑,我哭,像一个疯子,这就是爱。

有时候筑起了坚固的爱的城堡,却轻易的被三言两语完全击碎了。

有女子,一秒钟前说深深的爱,一秒钟之后,却无情无义的杀害你。

有女子,今天用深爱来爱着你,明天却发现,她用同样的深爱与别人约会。

在一起的时候,是两人世界,幸福的巅峰。

分手的时候,是刀剑相见,痛苦的地狱。

爱最美好。

爱也是最恐怖。

往往,爱人的心会被割裂,不只是四分五裂,而是细细的,无一完整。更惨的是,爱人的脚踩在割裂的心上,再将心辗碎。

在爱之中,往往是瞎了眼。

在爱之中,往往是聋了耳朵。

爱,得到的,是世人的嘲笑。

爱人往往得到的,是无情的匕首。

我修行的时候──

对于爱的问题,虽然不是能完全的清楚明白,但,大致上也有了些领悟。

爱与恨是一家人,根本不分。

爱与恨都是苦恼的根源。

爱不要去太了解,最好迷迷糊糊。

无得也无失。

修行人最后的一句话:「真正的爱是宽容。」

Posted in TBS